從網美到《踏血尋梅》,春夏像是岩井俊二電影裡中途脫逃的角色

《踏血尋梅》是我去年看過最棒的港片,亦是唯一買票進戲院看的一部港片,前面兩句根本是大廢話,不是玩文字遊戲虛張聲勢,只是在好萊塢電影夾殺的台灣市場,要有衝動買票進戲院看華文電影,不容易啊!尤其是港片的警察、正義情結過重,不太對我胃口,會想看這部片是完全衝著真實社會案件改編。

昨晚香港金像獎揭曉,《踏血尋梅》是演員獎項的最大贏家,劇中郭富城、春夏、金燕玲、白只,四位演員的水準整齊,表演風格各異其趣,整齣戲演技大亂鬥很過癮。印象最深的是白只,頒金馬最佳新演員那刻我心一驚,想說:「好慘!以往得過這個獎,往後似乎都會在電影圈走得不順。」幸好最後拿下最佳男配角,心頭大石才為他落下。 

但今天也不是要講白只,而是戲裡空靈氣質的女主角春夏,幾度會以為是社會版的莉莉周出現,又青春又殘酷的敘事手法,只有在岩井俊二的電影《青春電幻物語》裡才會有的內傷,《踏血尋梅》的故事有著幾分這樣的意味。半桶水的認真影評結束,以上。

我真心看好「春夏」這位演員,雖然每次google他,總是會先跑出一堆印花洋裝,要費一番功夫才找得到想看的。戲中角色背景容許齒列不整,只是為了爬上一線,強烈建議這位大美人先去整牙,擁有一口漂亮笑容,是女星的職業道德。

12928119_1169356686432330_4424187498354864255_n

來自雲南的清新臉孔,擁有想讓人多看兩眼的獨特氣質,會成為網美也不是沒有道理。只是走到螢光幕前,少了PS大神加持,我很不想講一笑就破功這麼狠的話,但觀影時幾度出戲,都是在盯著略為凹陷的門牙,可以說是美中不足。

記得金馬酒會曾說過自己像還在做夢,從未醒來,事實上幾次看到春夏在重要場合的髮型,這樣形容好像也就合理了。每次都在買完早餐回家的路上,被記者攔住受訪,一臉素淨,亂髮、錯愕,接著尷尬笑。

有別於髮界奇談的學姐寇乃馨跟陳研希,撇開髮量或髮質因素,長期像被同學霸凌過的詭異亂髮,經過抽絲剝繭,回頭檢視大量春夏舊照,發現髮型設計有很大的問題,本屆金馬像小龍女飛出古墓的半頭造型,在此就不多提了,如此不合時宜的爛髮絕非髮型師一人之力。

以後紅了、賺大錢了,一定要先去矯正齒列,再來就是想不到要做什麼髮型,就把頭髮梳乾淨,作成馬尾往後收。答應我好嗎?春夏姑娘,做到這兩件事你就完美了。
#頭髮也要sitdownpleas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