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歲這年,我在清邁寫了張卡片給入行十年的Ugly Betty

約莫半個月前,我收到一張在清邁寄給自己的明信片,在個人臉書寫下入行十年的感言。對於一個32歲的上升雙子男,能不喜新厭舊,在同個領域工作超過十年,連自己都覺得訝異。

還特地找了一下無名網誌確認日期,2006年7月16日我通過兩關面試,獲得一份編輯助理工作,一腳踏進時尚雜誌產業。坦白說連想都沒想過會進這行,離開校園前,我一直認定自己不是去跟劇組拍片,就是去當八卦記者。

頭一年超痛苦,一開始連 Louis Vuitton 都念不好,只能用很重的台南腔念出 LV。很多品牌輕重音分不清楚,幸好我臉皮夠厚,很常在電話裡反問公關,請問你們家的品牌正確念法是什麼?

「什麼?你連這個都不知道?」這是那陣子最常聽到的話。畢竟從小有刻意培訓自己成為烏拉博士的我,聽在耳裡實在很不舒服,對於一個鄉下人來說,就算到北部念了四年設計系,時尚圈始終像個異次元。

HayeongLee_UglyBetty_Open-2_00293
幸好有《Ugly Betty》陪我撐過新鮮人時期,完全自我投射在這部影集,住在貧民區的新移民,誤打誤撞進入時尚雜誌,不怕辛苦不怕醜,有陣子完全靠 Betty 治療玻璃心。好像世界另一端,有個命運很相似的人,也在死命撐著。甚至隔年戴了牙套,就對自己是男版 Betty 這件事更深信不疑。

助理時期是時薪制,薪水少得可憐,很常不接朋友電話,想躲在家裡省錢,一邊吃便利商店特價便當一邊看影集打發時間,累了就睡,睡覺是不用花錢的消遣。趕搭最後一班捷運,從芝山站走回天母東路。同樣幾件衣服輪著穿,還要刻意錯開,怕同事發現自己老是穿同一件衣服。

影集裡所有嘲笑或惡整過 Betty 的人,後來幾乎都成了好友,快樂結局像是沙漠綠洲,再難熬我也能忍,能再堅持往前走。老實說,十年職場遇到的爛事還真不少,我很常跟同學在討論,是不是工作上非得要用手段,氣氛爾虞我詐,才是大人的世界。

其實越可恨的越該感謝,因為他們像是一面鏡子,透過醜陋的反射提醒你,要保有真實的自己,最初的自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