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過柏林的老公寓,你就知道什麼叫回不去了

285dd3f2-8de8-4874-895f-80484d93fb81

為期一個月的歐洲冒險倒數10天,最後刪刪減減決定去六個城市,分別是法蘭克福、倫敦、布達佩斯、維也納、布拉格跟柏林,前兩個有親朋好友可以厚臉皮麻煩借住,其他城市必須靠自己。

好不容易到剛剛才搞定所有住宿,Airbnb上的房東回覆完畢。這趟旅行停留最久的城市是柏林,預計會待上八天時間,經由曾住過柏林一年的好友因材施教(找不到更好的詞了),給我幾個選擇,最後決定住的是普倫茨勞貝格(Prenzlauer Berg)地區的房源

位於舊時東西德交界的普倫茨勞貝格(Prenzlauer Berg)是柏林最富年輕氣息的地區,這一區主要人口是大學生與年輕家庭,早期群居藝術家與波希米亞生活方式的年輕人,這塊地方看起來比台南還讓我有歸屬感。

60329e96-080e-49aa-895c-1da5e801483f
一邊找落腳處,一邊讚嘆著這區的房東品味,肉體還在台灣,三魂已經先抵達柏林,在這些房間裡頭飄蕩。單人房一晚價位多數落在台幣800到1,000,一向愛台灣似海深的意志開始動搖,某晚我終於忍不住丟幾個房源給朋友:

你看看我們平常都住在什麼屎裡面。

16年夏天,原打算要搬離當時住處,在民生社區一帶苦尋不著性價比合理的房間。從原本一萬預算加到一萬三,緊盯著591長達兩個多月,最後仍然無功折返。你知道嗎?要在台北市區找到一間六到八坪左右,格局方正且採光良好的裸房,比找到真愛還難。

20580b7c-648f-4f0d-8384-b2c04c9b6ed9

好幾次看著房東或帶看的仲介講到嘴角起泡,我心想:「這種鬼地方,你們自己願意住嗎?」牆壁受潮斑駁,可以重新粉刷。廁所黃垢沒關係,我很會刷。房間髒亂到我必須先想像只剩結構的原貌,能夠清洗的範圍都能忍。

台灣租屋最可怕的是房東的糟糕品味,以及不知道是雞婆還是懶得丟的所有舊傢俱,壁磚跟碎花窗簾是基本款,疑似藏過屍塊的木頭床板上面還貼著掉漆的囍字。最讓我百思不解的是梳妝台,你知道那玩意兒有多恐怖嗎?用肉眼就可以看到上面卡著不知道幾世輪迴,都還沒投胎的冤親債主。

最後,睡前我想插播一首歌給自己跟所有租屋族,幫我燈關暗一點不要開閃燈,然後按浴室模式。為大家帶來一首潘美辰的《我想有個家》結束今天這回合。

 

廣告

4 though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