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任航,你任性地離去卻留著美麗

a
「我們都有病,但是我們要保持美麗的外表。那對我們如此重要,就像做愛需要高潮一樣重要,可是這個時代的高潮越來越少了,做愛好像連床都不再需要了,倉庫大門一關,站著插兩下就軟下去,摸著她的屁股就像摸著一塊麵包,可是我們早就忘了飢餓是什麼滋味了。」—— #任航
b
是詩人,也是攝影師的任航( #RenHang ),是我唯二長期關注的中國影像藝術家,另一位是編號223。蒼白如死灰的肌膚跟堆疊、扭曲的肢體動作對比綺麗的色彩,紅唇、指甲油、拉扯的生殖器、花草樹木跟漠視一切的神情,照片裡滿是詭異、荒誕、戲謔的強烈情緒。
c
曾在首本攝影集《REN HANG》說過:「這些作品不是幻覺長期以來的隱患之手,再次底層攻擊所致,而是對現實社會所迫而滋生的反向離心力,後勁強悍的表現張力,自閉、精神上的失常。」長期被 #憂鬱症 所擾的他,攝影創作是治療焦慮的一種方式,記錄著所有妄想與幻覺,鏡頭下裸露與物體堆疊其實是無聲吶喊,
d
不曾一次在微博提及自己破碎的心理狀況,甚至許下早點死去的心願。就在今天,這位當代攝影鬼才就這麼一躍而下,任性地離開人世。此時,阿姆斯特丹的Foam博物館的「Naked / Nude」任航影像個展,還在持續著。我讀著一條條微信公眾號裡,所有關於任航的悼念文章。
.e
2014年4月21日,他曾寫下:「最嚴重的時候差一步就從朋友家的窗戶跳下去,抑鬱症病人不一定有什麼明顯特徵,但是如果身邊的朋友發現了,一定要經常陪在身邊或者是隨時打個電話給他。因為抑鬱症不能預知病發時間,前一秒還覺得所有人都在對我笑,下一秒就可能覺得所有人都要捅我一刀。」

f

這些字句猛力的拉扯我的情緒,好幾次發病,老是把自己關在家裡想著:「如果世界少了我,會不會有什麼改變。」想著想著就哭了。其實世界沒了我,我也就沒有世界可言。地球上會存在著兩種人,一種是正常人,一種是瘋子。正常人努力維持著運行恆定,瘋子努力顛覆一切,讓這個世界變得更有趣,所以少一個都不行。
g
如果哪天真的要走,我也不想徒留遺憾。

任航完整作品:http://renhang.org/
BIOS,〈瘋子都愛的詩意裸像〉:http://bit.ly/2lTJ7Ki
雅昌藝術網,〈年僅30歲的青年攝影藝術家任航抱憾離世〉:http://bit.ly/2mflj4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