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真心不難,交朋友還是得在光天化日之下

IMG_2113(Photo by Debbie Kuo

前幾天,認識一個剛上台北工作的新朋友,每每遇到同樣離鄉背井的小孩,我總忍不住雞婆的趁著對方還是一張白紙,用過往經驗提醒如何認清人際關係的虛實。不是我不相信來台北認識的新朋友,離開學校進入社會之後,遇到能夠信賴的好人比例,大概十個中三個。

「在大城市裡生活的人是很現實嗎?還是都不願真心相對。

北漂歲月裡最徹底的一次迷失,是好幾年讓自己泡在酒精裡,把夜生活當成精神寄託,票口跟領檯是我的神父,必須每個禮拜上夜店告解,讓精神得到救贖的錯覺。以前還年輕啊,賺了一點錢可以揮霍,以為不去夜店就沒有社交生活,能在裡頭撈到一點虛名跟好處就沾沾自喜,喝到醉,醉到掛是成年自主性的表現,我有好長一段時間都是這麼過活。

到了某個年紀,發現這些人際關係跟夜生活的種種會見光死,跟吸血鬼一樣,照到太陽就變成一陣烏煙散去,不留痕跡。尤其是異鄉人初來乍到,一個人在陌生環境裡的社交焦慮,格外明顯,會以為眼前的世界就是世界,昏暗空間裡的五彩燈光多半是幻覺。

不想稱之為酒肉朋友,真真切切的我們彼此就是在玩樂場合裡認識,習慣將朋友二分法(是朋友;不是朋友)的簡單腦袋,也在泡泡破滅,經歷一長串的拉扯與崩潰,慢慢理出頭緒,學習將朋友分類,在不同時段各取所需,果真人一踏進社會,不得不學著現實,連我自己也是。

很難不包裝成歡場浪子的回頭文,但通常「我以為我們很好」的這類人,多半是在夜生活裡遇見。不曉得你有沒有過一種經驗,是當遇上天大的麻煩,滑遍手機裡的聯絡人、對話框,手指對準的撥號鍵始終按不下去。

好幾次拉我出人生谷底,陪著我撐過去的全是平時疏於聯繫的老朋友,甚至我認為的普通朋友。

記得決定考研究所的那個暑假,一次要繳好幾萬塊的報名費,當時家裡經濟狀況困難,對一個升大四的窮學生來說,畢業製作參展費、學費、生活費、房租、補習費是一個巨大的黑洞。錢的問題,沒辦法對太多人開口,我在無名網誌寫下沮喪心情。

某晚,有個朋友在MSN上主動關心,我一股腦兒地把重壓心頭的煩惱全倒出來,過兩天他突然傳來訊息:「我知道你不喜歡接受好意,但我有存了一點錢,原本明年要出國唸書用,如果有需要可以先借你應急。之後有能力再還,不要覺得有壓力,我很相信你,以後一定會成為很棒的人,如果能幫到你,我會很開心。答應我,你要加油。」

這麼多年過去,想起這一大段話還是會掉眼淚,後來我仍然婉拒對方好意。要走到這步很無奈,將朋友界定種類,對我來說是個辛苦的過程。要怎麼交朋友?不該是個被拿來討論的議題,講直白一點,純粹的朋友不會帶著任何煩心、猜測的成分,所有甘苦喜悲都是共同回憶。今晚我突然想起一首土氣卻溫暖的歌,

要知道有些人沒辦法老是陪著嬉戲玩樂,可他卻一直在陽光燦爛的時日裡,安安靜靜的等著你。

「就算你我在熱鬧喧嘩中走散,友情會第一時間趕來。讓跳亂的心平躺下來 重新的呼吸簡單,深深的、滿滿的。朋友只要你被孤單壓的叫不出來,我第一時間送出關懷,熱熱的眼神陪你看開,找回那片大自然,圍著你抱緊你相信你。」—F4,《第一時間》。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