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北,我常去的一家鹹水雞攤

前年跟去年上半年鐵了心要鍛鍊身體,治療輕微的椎間盤突出,在醫生建議之下開始勤於游泳,一方面想瘦身減重控制飲食,時常到新東街買鹹水雞,不加香油、不加辣,只需要少許胡椒跟蔥,老闆起初很常問說:「沒味道不會很難吃嗎?」「不會啊,食物本身就有味道。」(聽起來就很做作)

買過幾次,後來就索性不問,老闆知道我什麼都不加,當時自我感覺非常蔡依林,非常控制飲食,體重跟體脂率也順利降到三年新低點,一度覺得自己是個瘦子,開始鬆懈,催眠自己人生何必那麼辛苦,請威廉放過威廉。

可惜好景不常,沒辦法一直過著瘦子的人生,四月開始,身體陸續出了一些狀況,先是免疫力下降造成的大面積過敏,再來是各種外傷,慢慢跟游泳池疏遠,運動跟朋友都是這樣,久沒聯絡就會尷尬。

從忌口變成毫不忌口,原本長年不吃炸物跟鮮奶油,晚上10點過後不吃宵夜,後來整個大解放,飲食習慣崩壞,很常過了12點還在吃麵包、臭豆腐、豆漿店⋯⋯,於是鹹水雞攤也很少去了,到附近買晚餐還會刻意繞過攤子怕跟老闆對到眼,沒做賊但有些心虛。

那天,睽違半年去買鹹水雞,老闆居然還認得出(變胖的)我,問說怎麼好一陣子都沒看到人。在城市裡混久了,會下意識用忙碌來作為官腔,老闆一邊剪著雞肉,一邊關心起我:

「過年有去哪裡玩嗎?」
「沒啊,回南部而已。」
「南部哪裡?」
「台南。」
「我也台南耶!台南哪裡。」
「我鄉下人。」
「哪有關係!我也鄉下人,台南鄉下的哪裡?」
「北門你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啊!我學甲人。」
「學甲就在北門的旁邊而已,很近耶。」
「你北門哪裡?」
「我北門三寮灣。」
「我學甲中洲跟三寮灣是隔壁庄。」
「真的耶!中間隔一個二重港,十分鐘就到了,好巧喔。」
「跟我買那麼久才知道是同鄉,我怎麼會那麼晚知道啦吼。」(台南腔飆出)

老闆年約五十歲,我看得出來他很激動,一直跟隔壁賣章魚燒、賣燒烤的說遇到隔壁庄同鄉,無法定義關係的台南人在台北相認,我們兩個也懶得講國語,開始用非常地道的海口音交談,聊親戚聊地緣關係,聊家鄉出產的虱目魚跟蒜頭。那一瞬間感覺非常療癒,前天晚上七、八點氣溫仍有點涼,但有一股暖流從他的心,流到我的心,這下子可以算認識了吧。

付錢,接過一袋鹹水雞,我有止不住的開心,離開時他還補一句:「同鄉的有空常來開港(台:聊天)啦!沒買也沒關係。」


Photo by Debbie Kuo

若是真心愛我,愛到想要有多點互動,請到臉書找秘密社團「青春有限公司」,務必回答完三個問題,才會放你進來。


《PSYCHO doc. 精神科觀察日記》
Instagram:https://goo.gl/UtrmBS
Youtube:https://pse.is/APHKC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another.wt
Website:http://williamtseng.com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