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年過去,我沒打算停止想念張雨生

1

十九年了,雖然你不會再有新作品,我仍會時不時反覆看Youtube每部關於「 張雨生 」的影片,尤其在失眠,甚至失意的夜裡,每次感動都是熱的,都是新的。

30歲那年,有一段日子過得不是太好,某天從拍攝現場收工,我身上背滿袋子,勉強伸出一隻手攔了台計程車,上車沒多久,廣播裡傳來一段熟悉的旋律。

記憶被拉回到1999年的高中入學典禮,學務處主任帶著全體新生一起唱《我的未來不是夢》,幾個同學唱到高音聳起肩的樣子,誰皺著眉,誰一臉陶醉,急著從身體裡面喊出來的表情我都沒忘。

想起16歲唱這首歌時總是滿臉傲氣,沒一會兒,我頭低低的開始掉眼淚,此時歌裡面唱的激昂跟希望,聽起來像是嘲笑。年過30,什麼都留不住,連做個夢都是奢侈,手心裡一無所有,口是心非留下最多。

那陣子,被悲觀壓碾得徹底,偶然看到《天天想你》的背後故事,原來這首歌是寫給同樣喜歡音樂,歌聲也好,但早逝的親妹妹。於是肩負使命要完成兩人的理想,很努力、很努力的想為她多做什麼。

所有歌裡想說的故事在31歲嘎然而止,1997年的10月20日,新聞子母畫面不斷交錯放送車禍殘骸,急診室外的花籃跟紙鶴,好幾次在螢幕上看見藝人哭紅眼睛。從送醫、搶救到祈求奇蹟,沙啞聲線唱出的《聽你聽我》一直往心裡推。

一直到確定離開的那個晚上,我才突然感受到死亡是多麽措手不及,有一種人生結局叫做英年早逝。每則關於張雨生的影片,留言最多的是嘆息,人們總會說要是他還活著,台灣的樂壇會有多精彩,遺憾歷歷在目。

在成長過程中影響我最深的張雨生,留下不好少作品,變成一條條很細又很韌的線,持續牽動著往後人生。肩負使命可能是自作多情,19年後我終於越過31的年頭,不空留遺憾是唯一能夠的回報。

又一年了,我心裏一直信仰著的張雨生,是你讓我相信未來不會只是個夢,向你看齊,努力活成大海般遼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