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著的人來聽蔣勳老師對「忙」的解讀

「忙,這個字我對它的解讀,我覺得是心靈的死亡,不見得是事情多,更多原因是對周遭的東西沒有感覺。」蔣勳老師說。

我喜歡尊稱蔣勳為老師,他的聲線是一雙厚實柔軟的手,總在氣急浮躁一刻摸摸我的頭,先是安撫,再從滿腹哲理徐緩吞吐出字句,在他面前,我總是像個小孩永遠不夠成熟,不夠睿智,就算活過三十多個年頭,也不及十分之一。

上週因為肩膀僵硬到像是落枕,幾度轉頭快要抽筋,急忙去給熟識的按摩師父推拿氣結,活絡筋骨,一趴上去,師父從頭開始按起,按到耳後接近肩膀的位置,便說:

「真好運,我今天又按到一塊鐵板,曾先生你太累了,這塊氣結大到像腫瘤,是不是時常頭側抽痛?」
「對啊!從肩膀一路硬到脖子,接著是頭,頭特別的緊,要不斷按壓太陽穴才能稍稍放鬆。」
「你該休息了!」
「年底特別忙,想趁著過年前多賺一點。」
「年輕人都是這樣,努力賺錢再努力看醫生,這些氣結今天幫你按完都來不及消,很快就會再結成硬塊。」

師父是位盲人,我總是一邊用道地台語跟他聊天,讓星期五晚上更徹底放鬆,聊著聊著,很多事情他反而看得比我更清楚,特別是每每叮嚀我留點錢給別人賺,身體要緊,窩心如自家長輩。

聽到蔣勳老師的這番話,再想起不久前按摩師傅的提醒,矛盾的是這兩個月的緊湊工作,忙碌跟好好生活似乎沒抓到訣竅取得平衡。自由工作者很常陷入忽快忽慢的節奏,坦白說這些日子很常有缺案的恐慌,被錢逼急了,什麼心靈啊、健康啊都管不了那麼多。

不管多忙都要留點時間給自己,內心富足跟溫飽缺一不可,就像蔣勳老師對待宿舍的態度,就算是暫時居所也要用心打理。生活若以結果論,就不會有品質可言,賺錢是種生存方式,「活著,還要活得好」就是我該思考的部分。

(source:《一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