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當然可以,最怕是你不太認識自己

12803193_1148278538540145_3822159565395966353_n

將近十年的雜誌人生,採訪過藝人、名人不在少數,有兩句話是最怕最常聽到的。一是女藝人說自己很man,說私底下個性超像男生,講到這裡還會笑著遮嘴,昨天剛做好的水晶指甲還在閃。通常我會下意識的吞一口口水,不能被發現臉歪之餘,還得盡力擠出微笑亂答腔,同時間腦海中浮現我正站在樓頂大吼:「我的天啊!求求你放過我吧!」(好忙)

再來就是說要做自己,早期聽到這句話會有被「刷卡」的感覺,記得黃立行在某次受訪提到,很討厭第一張個人專輯《你身邊》,尤其是造型太主流,不像他自己。偏偏腦粉如我,大愛這張專輯,甚至覺得造型相當好看,並無不妥。其實回頭從製作面看這張專輯,簡直集所有主流元素於大成,要不討喜、要不紅也很難。

向來隨心所欲,一直都感受不到無法做自己是有多痛苦,這句話總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等到年紀大一點,被環境磨出必需的同理心,總會下意識的想:「如果我是他……」,也許是因為這樣,感受到這句話背後更多無奈,更了解到現實社會裡,討喜會是一種生存方式。做的是不是真實的自己,只有講這句話的人知道,至於快不快樂,又是另外一件事了。

在這幾天,至少有五次是這樣,把想講的話不斷重新編寫,最後選擇一鍵刪除,放棄發出情緒超載的文章。不管現實生活或在網路世界中,我同樣正面向善、秉持著以和為貴,面對陌生人無故的誤解與攻擊,還是瀟灑不了。放棄義正詞嚴的澄清方式,是不想讓自己變回Hater,對每一件事都激動異常,攻擊火力全開,忿忿不平的人生不會比較好過。

緩了緩被激起的負面情緒,好吧!因為最近太多新朋友加入,就當成是週末閒聊,並且長話短說(我盡力)來講講初衷,如果不想聽太沉重的,就看到這行或直接取消追蹤都好。

「精神科觀察日記」這七個字對多數人來說,有記憶上的困難,所以常聽到朋友說威廉那個什麼「精神病院」或「神經病」的,其實都可以,開心就好。一直相信人性本善之說,更相信只要與人為善,一定會有大家好來好去,噁心的要死但是我好喜歡的正面力量出現。所以來留言互動的朋友,我就真的把你們當自己朋友了。

只是這陣子觀念被推翻,有些不懷善意的陌生人,帶來許多不必要的困擾,差點又被拉進黑洞。事實上我是一個異常敏感,老是捨不得又放不下的人,過往人生,有幾次被情緒問題重重擊倒,每當快過不去的時候,多虧家人朋友無私的幫助,並且透過病理治療,走過一次次低潮。對這些傢伙的感激加上好勝心,決定不再消極應付,於是摸索出寫作成為我治療情緒問題的主要方式。

自認不是一個多了不起的人,粉絲人氣跟知名度不是我會在意的事,平時工作極其忙碌,沒有太多時間經營精神科,有時間都拿來吃跟睡了。幾乎所有文章都是我睡前、拉屎、等人或搭公車時產出,為求短暫出場一次,還是要把戲做足,每篇文章都不允許只是轉張圖片或新聞,打個幾行字就想譁眾取寵,落落長是為了過自己那關,這是唯一的自私。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就開心。

在現實生活裡,我得面對太多太多令人緊繃的人事物,虛擬世界裡的快樂不會是真正的快樂。但如果能夠寫些屁話,娛樂到同樣為情緒所擾的人,甚至提供一個能夠喘口氣,像是跟老友大聊屁話的包廂,並且像南部地下電台式的低調經營(到底是要講幾次),這是我所能想到的助人方式,拜託別亂闖包廂,搶麥騙酒又不想付錢。屢勸不聽的話,我就要通知家長囉!

附註:「刷卡」是盛行於90年代校園的無聊遊戲,冷不防的被以手刀侵入屁縫,快速由下而上刷過,讓當事人驚慌大於受創,熱門程度僅次於阿魯巴。

#到底關黃立行屁事
#今天好像太正經了
#走錯包廂請你離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