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要是少了理想主義者,那一定很無趣

FullSizeRender_1.jpg

18號晚上,我一個人坐在永康街的一間小麵店,埋頭吃著紅油炒手跟豆干絲,正躊躇要不要加點牛肉蛋花湯,餘光瞄到新聞跑馬燈:「誠品創辦人吳清友先生晚間因心臟病驟逝。」頓時傻眼,筷子在空中懸了有十秒之久,想等跑馬燈再跑一次,確認自己沒有眼花。

試著在個人臉書動態發一則感慨,半小時內刪刪減減,情緒太滿,很難用文字組合出順暢情緒,很想好好地感佩他的一生,影響我有多深。這輩子將幾個人視為精神指引,吳清友先生便是少數之一,教會我不少人生道理,成就太多美事值得學習,更知道原來喜歡看書能有極大值,帶來的正面影響正不斷地擴張再擴張。

曾經我埋怨長大,想要改變世界的赤子心難敵現實,在踏入社會的頭三年就被消磨殆盡,再有理想也都只是曾經,努力過後總是事與願違。他與他的誠品書店,兩者的存在與成功激勵著我,這世道浪漫的文人胸襟之必要,反倒催促自己,趕緊長成更寬闊的背膀好扛起更多,成就更多。

想讓每雙眼睛都看到,這世界沒有理想主義者,會有多無趣。一個鄉下孩子到大城市闖蕩,為幾代的青年造出堅固的文化堡壘,讓我可以抬頭仰望。追過一期又一期的《誠品好讀》,在誠品音樂館裡找到偏門快樂,貪求書店會員形式上的文化認證,更多時候能窩在書店裡頭,是種歸屬。

同是異鄉人,無數次失眠的深夜裡,常會感覺自己是艘孤船靠不上岸,臺北城裡一片漆黑,而我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海上裡漂啊漂,萬物俱寂,誠品書店總是點著燈佇立在敦南街角,給我一處溫暖。只要找一本書在店裡找個角落窩著,看累了再騎著摩托車回到住處,安心睡去。

還沒來得及靜下心來敲打出悼念,幾天後,Chester Bennington 用自己的方式向世界告別,從心臟擠壓的惋惜稱不上疼痛,感覺起來比較接近內傷。內傷會隱隱作用,又尤其精神上的缺口還沒癒合,堅持理想這門學科就要強迫結業。生命終有盡頭,至少他們倆都為往後的世界留下不少好東西,持續鼓舞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