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是應該的,別老是拿它來說嘴

20171124_8428.jpg

最近忙著幫簡單生活節做密集的網路宣傳,其中有個項目得設計一則圖文,請參展品牌從自身經驗裡抽一段話,為認真生活的每個人給些溫暖。設定好幾個問題,分別是:「想跟誰交換身份一天?」、「用一句話來說日常裡最簡單的快樂。」、「此刻的你,想回過頭跟剛踏出校園的自己說什麼?」。

這幾天我試著拿來反問自己,前兩題像喝開水不難回答,最後一題想了好久,一個連拍畢業照都姍姍來遲的人,沒法從大學四年給出什麼忠告,畢業冊留言寫著:「人稱小聰明達人,著有設計系求生法則之旁門左道100招。」只求順利畢業。

校園生活後半段爛尾,有好陣子我茫然異常,直到決定轉考傳播類研究所才看得清前方的路。對我來說,校門是個很重要的分水嶺,攸關往後的做事態度,得到第一份工作的時候我興奮異常,握著拳頭打算好好重新做人,跟自己說:

「在學校知道對得起自己就好,接下來的人生即將走入職場,我要你學會對得起別人。」

 

六月畢業,七月中旬就到雜誌社上班,相對於學校本著教育的友善,有交件有分數,職場初期最讓我難受的是「退回重做」。為求最快時間上手,期待著被主管誇獎,總是不計一切的付出努力,哪怕用上所有休息時間,最怕聽到心血白費一切重來。新鮮人通常配備一顆玻璃心或大或小,又尤其曾在求學過程裡幹過不少自認轟轟烈烈的事,曾經意氣風發,這類人通常自尊心很強,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執行前的訪問大綱、企劃方向、訪談人選、拍攝風格、服裝搭配跟參考,到最後呈現的文字、照片,編輯過程裡每個環節總是嚴謹,全得照著雜誌格式走,主編的責任是為內容把關,通常高標以對,細數編輯生涯裡被退過無數次提案、文章重寫,有幾次是整組照片必須重拍,完全沒有協議的空間。

頭幾年,我的一顆玻璃心還沒磨成鑽石,錯誤修改是不至於,只要聽到砍掉重練會嘔氣嘔到窒息,起初我會急著向主管說明過程如何辛苦,希望手下留情放寬標準,不要讓我全部重改。久了,開始對上級指示不服氣,苦心解釋變成爭辯,踩得很硬想捍衛自己觀點,過程再怎麼激烈通常改變不了結果,還是得耐著性子重新來過。

 

跟主管槓起來絕對是不智之舉,年底考核我的分數落在及格邊緣,同事把104的職缺丟給我看,公司正在找人遞補我的工作,這時才曉得工作態度要收。職場如戰場,未達標準等同於出包,一次又一次的退回其實是機會彌補,而我卻蠢到沒發現是善意,可以重新來過是好事。於是我把打死不退的態度轉化到達成高標,沒什麼理由好說,一倍努力不夠,我兩倍、三倍的往上疊,只要經手的工作項目就希望是一次過。

2012年二月,到新東家就職的第二星期,半路接手前同事的明星單元,造型加訪問得一條龍獨力完成,就當時的經驗值來看根本是蛋糕一塊,沒想到事後這批照片被總編打槍,桌機一響我走進小辦公室:

「拍照的時候你在現場嗎?」

「在。」

「照片全部都不能用,從場地選擇、服裝搭配跟人物態度,全部都不是我們雜誌的風格,這個單元除非重拍,不然我得抽掉。」

「藝人已經回美國,有沒有辦法將頁數減少?單元還是照出,因為要訪到他不容易,對方還為此特地飛來台灣。」

「我沒辦法管那麼多,我的職責是控管結果,總之這些照片不能上在雜誌,自己想辦法跟經紀人溝通。」

「可不可以通融一次,我們討論看看折衷方法?」

「我能通融的就是重拍,你哭出來也沒用。」

「可是我已經很努力了。」

「表示你努力不夠。」

傻在原地沒辦法回神,友藏的漩渦將我吸到地心裡狂轉,這麼大的人還不爭氣的紅了眼眶,剛到公司就出大紕漏。見總編一改冷漠態度,反問執行單元前做了哪些功課,要我把拍攝過程一五一十交代清楚,兩個人花時間檢討錯誤,最後發現盲點不在於事情本身,而是我自己覺得夠仔細、夠努力了。

走出辦公室前,特地提醒我工作上別太有自信,不懂就問,遇上失敗能改就改,改不了的要記得「不二過」,聰明的人同件事不會容許錯兩次回到座位,硬著頭皮打給經紀人說明照片問題,先是為自己專業能力不足道歉,提出希望能有機會重拍。再飛來台灣重拍根本不可能,對方破口大罵是預料中的事,只能不斷賠罪再賠罪。掛上電話我撥內線給總編,告訴對方最後撕破臉揚言永不合作。

20171124_8427

我口氣沮喪地問說該怎麼辦?總編先是深吸一口氣回說:「就這樣吧!這是一次很好的教訓,你自己要記住。」一直到後來變成別人的主管,扛著同樣責任,一群毫無資歷的編輯新手裡,巧合的遇到當年善辯不服輸的自己,糾結在自認努力的迴圈裡走不出來,從消極、挫敗到刻意唱反調煽動別人,明著不行就暗著來。

離職後,某次聚餐前同事才說出檯面下的破事,幾個帶過的編輯說現在才知道我是好人,只是當時不明白為何要處處刁難,直接退稿重寫完全不聽解釋。我嘆一口氣說:「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夠努力了,可是工作認真本來就是基本,有標準才會有要求。我願意花時間討論、找出方法。只是工作量龐大不允許白費時間,聽完解釋的結果還是得重做。一篇稿重寫三次,我就得花三倍時間看過三次,是誰在刁難誰。

踏出校園的我,同時也是初入職場的我,回過頭來最希望早點明白這句「我已經很努力了」一出口,表示自己做得不夠,失敗就失敗,請別拿努力來說嘴。

Photo by Debbie Kuo

Watch by Calvin Klein Even Collection

 

廣告

3 though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