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是應該的,別老是拿它來說嘴

20171124_8454

最近忙著幫簡單生活節做密集的網路宣傳,其中有個項目得設計一則圖文,請參展品牌從自身經驗裡抽一段話,為認真生活的每個人給些溫暖。設定好幾個問題,分別是:「想跟誰交換身份一天?」、「用一句話來說日常裡最簡單的快樂。」、「此刻的你,想回過頭跟剛踏出校園的自己說什麼?」。

這幾天我試著拿來反問自己,前兩題像喝開水不難回答,最後一題想了好久,一個連拍畢業照都姍姍來遲的人,沒法從大學四年給出什麼忠告,畢業冊留言寫著:「人稱小聰明達人,著有設計系求生法則之旁門左道100招。」只求順利畢業。

校園生活後半段爛尾,有好陣子我茫然異常,直到決定轉考傳播類研究所才看得清前方的路。對我來說,校門是個很重要的分水嶺,攸關往後的做事態度,得到第一份工作的時候我興奮異常,握著拳頭打算好好重新做人,跟自己說:

「在學校知道對得起自己就好,接下來的人生即將走入職場,我要你學會對得起別人。」

20171124_8399.jpg

六月畢業,七月中旬就到雜誌社上班,相對於學校本著教育的友善,有交件有分數,職場初期最讓我難受的是「退回重做」。為求最快時間上手,期待著被主管誇獎,總是不計一切的付出努力,哪怕用上所有休息時間,最怕聽到心血白費一切重來。新鮮人通常配備一顆玻璃心或大或小,又尤其曾在求學過程裡幹過不少自認轟轟烈烈的事,曾經意氣風發,這類人通常自尊心很強,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執行前的訪問大綱、企劃方向、訪談人選、拍攝風格、服裝搭配跟參考,到最後呈現的文字、照片,編輯過程裡每個環節總是嚴謹,全得照著雜誌格式走,主編的責任是為內容把關,通常高標以對,細數編輯生涯裡被退過無數次提案、文章重寫,有幾次是整組照片必須重拍,完全沒有協議的空間。

頭幾年,我的一顆玻璃心還沒磨成鑽石,錯誤修改是不至於,只要聽到砍掉重練會嘔氣嘔到窒息,起初我會急著向主管說明過程如何辛苦,希望手下留情放寬標準,不要讓我全部重改。久了,開始對上級指示不服氣,苦心解釋變成爭辯,立場踩得硬,極力想捍衛自己觀點,過程再怎麼激烈通常改變不了結果,還是得耐著性子重新來過。

往下滑有分頁按鈕,按到第二頁「2」,印象最深的是一次沒辦法補救的錯,就算再努力也沒用。

廣告

3 though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