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滿一年,那天終於把《精神科觀察日記》名片給遞了出去

20171013_0076

好久沒交代近況,上週六是我離職滿一週年,意味著無業人生已過保固期。不久前,我收到一封來自巴黎的電子郵件,來自一個在法國修碩士學位的台灣女生,邀請我成為論文的受訪者,洋洋灑灑十二個問題,其中一題寫著:「有越來越多編輯、記者轉為自由身為獨立線上雜誌撰稿,自由工作者是否關心他們的質量。」恰好呼應此刻的心情,趁著陰霾天裡的異常感性,將一年份的甘苦吐些出來。

離職之後,一趟歐洲行幾乎把我的存款燒盡,最可怕的是剛回台灣那一星期,六、七小時的時差讓我徹夜不眠,更有時間焦慮。所幸幾筆款項陸續入帳,是出國前卯起來海接所得到的酬勞,可是一無所有的茫然太強烈,但我也沒太多時間茫然,只得拉下老臉主動詢問幾個品牌跟媒體好友有無合作可能,前三個月是無業人生的蜜月期,靠著義氣跟同情通常都能撐得過去。

當我孑然一身,反而更能感受到什麼是真正擁有。

這句話套到抽象的人際關係跟各種現實物質都可以。坦白說我不只一次的想過要回職場,尤其初期,我會滑求職網站滑到失眠,曾經為了應徵跨國職缺動手整理作品整夜不睡,重寫中英文履歷,經過幾次面談、視訊面試都沒有皆大歡喜的局面出現,突然間有一種相親八百次都失敗的豁達,沒有非得要結婚才是幸福,一個人如果過得精彩,這也是一種成功人生。

把《精神科觀察日記》網站化,擁有屬於自己的發聲平台是我一直拖延的待辦事項,自從無名結束,只能在臉書分享心情,就算後來開粉絲專頁,發文內容多是博君一笑,沒什麼機會完整表達真正想說的話。於是我掀開棉被,不再躺床胡思亂想,起身設定一條死線,把精神科當成業主,開始規劃時程跟品牌定位,非得在生日前夕把網站生出來。

 

從喜歡的人事物裡找到方向,再從不喜歡的事情裡找發現自我價值,這是松浦彌太郎教會我的其中一事。

一直以來只想做喜歡的事,鮮少為現實條件低頭,也是運氣,所幸一路都能獲得賞識機會,足以支撐任性。精神科轉型初期很擔心不好笑、不評論時事的內容讚數很少,粉絲就會流失,可是我做事總有個習慣「很多人在做的事,我就不想再做了。」對於工作向來都是隨心所欲,但要以自己名義經營平台,原有的專業技能跟喜好涉獵讓我有自信做出好的內容,至於什麼樣的內容,跟幾個業內好友、部落客聊過還是沒辦法聚焦。

「想那麼多,何不就先做看看?」好友A說。

真心喜歡是一種能量,灌注在文章裡頭讀者一定感受得到,我開始分享平時關注的攝影師、藝術家、名人,甚至是冷門品牌跟眼裡認為好看的單品,偶爾再聊聊職場心得、感情跟人際關係,試著從失敗的經驗裡頭給些建議,彼此像朋友一樣關心。比起能搭上熱門議題引發討論、分享,吸引很多人來按讚,我更期待交換想法,留言框裡的落落長心得,看見收件匣裡的私信說:「威廉我好喜歡這篇文章。」

 

這一年裡能拿來說嘴的感動很多,初期是收到陌生的認真回應,中期是半路遇到自稱粉絲的路人害羞說嗨,或在聚會裡初見面友人說出:「我follow你好久。」最近的劇烈感動就屬收到邀約同時,發現對方不是以原本造型師、前媒體人的頭銜,而是用《精神科觀察日記》的威廉稱呼我。把名片交遞出去的那一刻心裡特別法喜(妙禪用語),在媒體工作對外總有自家招牌庇蔭,對內則有成文不成文的SOP,只要照本宣科,不離刊物風格在既定格式裡頭盡情發揮。

一開始決定要經營自媒體很掙扎,習慣在別人店裡做事,這回自己得拉著攤車沿街叫賣,多少尷尬。

可以完全Freestyle的編寫內容,也讓我一時慌了手腳,數不清有幾個晚上死拉著幾個好友,要大家給點意見,哪篇文章的切入角度需要修正,內容編排有沒有進步空間,圖片挑得如何,一連串問題快把身邊的人煩死。網站上線約莫半年,內容大致上有抓出方向,談起精神科直覺不再是幽默、一針見血的壞嘴,而是舒服有質感的生活方式。

現階段雖然稱不上成功,扣掉發文頻率起伏不定,這一整年能夠「享樂職趣」的生活,我自己大致上還算滿意。

Photo by Debbie Kuo Photography

Produce by Lee Jeans Taiwan  「Tapered Fit」709牛仔褲

 

 

 

廣告

4 though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