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不成眠,只好點Miller Harris的焚香蠟燭壓壓驚

20180117_0004 1

這幾天發文頻率頗高,可以反推是時間很多,今年一月異常清淡,通常只要不忙我會試著寫長文來填塞空閒,或多或少有安撫勞碌命的作用。

晚上九點過後通常是最多產的時段,接連兩位喜歡的歌手離開,夜裡沒什麼做事的心情,老是漫無目的找舊歌聽,五年、十年、十五年的往前推,試著喚醒記憶,就算是不是太開心的事都好,想往過去靠緊一點,看會不會心安一些。

夜越深,心浮氣躁的感覺越是強烈,如果要找可以讓自己安靜下來的氣味,肯定要請出木質調。我回頭翻翻百寶箱,找出兩顆庫存的Miller Harris蠟燭壓壓驚,一款是焚香煙縷(L’Art de Fumage),另一款是巴黎菸草(Rendezvous Tabac)。

傳統焚香適合拿來念經打坐使用,這款調和淡淡薰衣草跟天竺葵,有幾絲清甜,焚香、沈香跟檀木的味道吃重,溫柔厚實。菸草本身帶點野味,後者有鼠尾草跟丁香胡椒的香氣,揉合法國菸草的野味,瀟灑有餘。這樣說好了,一個是能夠依靠終身,另一個是一夜風流的不二人選。

為求撫平焦躁,當然是先把焚香煙縷(L’Art de Fumage)點燃,試著讓自己平靜一點,好在無案可忙的深夜裡,能擠出幾篇自己滿意的好文,不至於因為慌亂又一事無成。心情確實有安穩許多,可我一專心起來會失聰且輕微失明(視角只剩30度),巴黎菸草跟焚香煙縷的蠟燭一個是深灰,另一則是偏咖啡色,工作燈的暖黃燈光打在罐身跟茶杯顏色超像。

有看過《閨蜜假期》(GIrls Trip)嗎?電影裡的經紀人太鏘到把蠟燭拿起來當shot喝,先前有差點喝進滾燙蠟油的紀錄,時不時要瞄兩眼茶杯跟燭罐位置深怕拿錯,到頭來還是搞得我提心弔膽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