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單】承認彼此的差異,才是真正的同理心

我過著可恥的人生,經常被說「沒有同理心」。小時候,親兄弟、親戚、朋友、身邊的人都說「我們罵你是為了你好」,但這其實是表面話,他們真正的意思是指責我「不懂得體諒別人,沒救了」。

現在長大成人,基本上已經不再被指責這件事,或許單純只是因為比我年長的人越來越少。有些人蒙主恩召,有些人因為老後生活不順遂,甚至失去提供別人建議的餘裕,但最主要原因應該是我長大了。我在平凡人生中累積了和別人差不多的經驗,多虧這些經驗,讓我能夠想像「這麼說對方可能會生氣」。和小時候相比,因說話不得體而被揶揄沒同理心的頻率降低不少。但即使表面上變得社會化,我現在還是不懂如何同理別人的心情。小時候曾發誓絕對不要成為會在表面上迎合別人的那種無聊大人,但我現在就是個無聊的大人。

如果你曾被指責沒同理心,並因此而受傷、煩惱,那麼這篇文章就是寫給你看的。但如果你讀了到此為止的開場白,覺得「我才不想聽沒同理心的人講屁話!」那麼建議你現在立刻翻到下一篇文章。

當初被指責沒同理心時,雖然我一臉無所謂,但心裡其實很不高興。要等到很久以後,才發現有人提醒自己,是件值得感恩的事。長大成人後終於能夠理解,那些擔心我太過稚嫩而給予我許多建議的大人,有多麼溫柔親切。這或許就是同理心吧?這麼一來,我能有今天都得感謝他們。雖然有許多人已經去了另一個世界,我還是要藉此機會表達謝意。謝謝你們。

我在長大成人後,除非對方在工作上的人際關係可能即將發生嚴重問題,否則不曾提醒過任何人要有同理心,因為我相信這是不可能的。

幾乎已經不會有人在現實生活中指責我沒同理心了,反而開始有不知道哪來的仁兄,在社群網站上對我說:「像你這種沒同理心的傢伙給我去死。」會說這種話的人,看起來真不像是富有同理心的樣子,實在耐人尋味。被不認識的人詛咒「去死」「給我消失」「人渣」很恐怖,這個社會怎麼如此冷酷又艱難,這是安倍經濟學的錯嗎?還是令和時代的錯呢?

這些酸民的詛咒,來自世界上的某個角落。我猜可能是來自某輛停在北關東郊外停車場的中古小客車,在偏僻的荒郊野外特地上網詛咒我這位陌生的中年男子。我不禁同情起這些仁兄們憋屈的心情與黯淡的人生。我想成為一根照亮酸民的蠟燭,最好不只照亮,甚至還能直接發爐把他們燒毀。

即使在網路上被陌生人謾罵「沒同理心的傢伙給我去死!白癡!人渣!」最好也不要反駁,除非閒到發慌。不妨關掉電腦與手機電源,喝點生啤酒,忘掉一切吧!他們的論點明顯是錯的。沒有人能完全同理別人的心情,或者該說,無法同理也無所謂。因為就算無法同理,也能夠尊重。

他們口中的沒同理心,指的應該是無情、冷血、冷酷,既然如此,直說不就好了。

那些指責他人沒同理心的人才真正沒有同理心,才會不考慮別人的心情而說出這句話。

除非擁有超能力,或者是像 DaiGo (*註)那樣的一流讀心師,否則不可能懂別人的心情與想法,頂多只能自以為懂,或者相信自己能懂。信仰是個人的自由,只要不影響別人,愛相信什麼都可以。但如果有人真心認為自己能看透別人的心情與想法,請務必將這個方法系統化,保證能得諾貝爾獎。

「我很有同理心」―這樣的想法太自大,甚至相當危險。我們活在世上皆有各自的盤算、各自的想法,就像基本人權一樣。憤怒、悲傷等情緒就從這些想法中產生。如果每個人心中包含了這些思考、打算與情緒,那麼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種心境。

我不能忍受的是,明明坦率說出自己對某件事的看法或想法,卻被指責「不是你想的那樣!」每個人的想法當然不同,我為什麼非得因為這樣被罵不可呢?我從小感受到的不對勁,就是出自於這樣的矛盾。

小時候,曾在國語課上被老師問:「作者寫這篇文章時在想什麼?」

當時還是體罰與暴力橫行的一九八〇年代,如果我老實回答「怎麼可能知道」,老師不是把手上的粉筆丟過來,就是罰我站到下課。在法治與人權意識高漲的現代或許難以相信,但當時講求訴諸肉體痛苦以矯正行為。所以我壓抑自己真實的想法,給出保險的回答:「我認為作者在想這篇文章會有多少稿費、房租該怎麼辦等個人經濟問題,而作者被認為體弱多病,所以也可能在思考自己的健康問題。」這個回答,卻導致了在教室後方罰站到下課的悲慘後果。

其實,被問到這個問題時,該分析的不是作者心情和想法,而是老師的心情和想法。當時還是孩子的我不明白這點,實在太過單純。這場悲劇的元凶,在於老師設想的解答與我的想法及感受,差了一萬光年那麼遠,其中不存在正確或錯誤,有的只是差異。儘管如此,我至今都覺得自己才是正確的。

太多人誤以為「當個有同理心的人」指的是「理解別人抱持著什麼心情」。但理解別人的心情,意思應該是理解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想法與感受。

要我來說,同理心不過是種處世之道。如果想要平安度日,多數情況下只要迎合一般群眾的想法、感受來決定自身立場就好,這種方法更輕鬆也更有效率。但不管是什麼樣的人生,都一定有無論如何都無法退讓的時候。這種時候,雖然知道自己的想法、思考或感受偏離平均值,但需要考慮的只有是否該貫徹到底。

有些人會說:「沒有這種事。只要易地而處,就能理解別人在想什麼。」但這終究只是想像,不是對方真正的心情。換句話說,這只不過是「希望對方這麼想」的願望變質後的產物。我有時候會用這個壞心眼的問題反擊:「你懂隨機殺人犯、連續殺人犯或無差別殺人犯的心情嗎?」

多數人都會回答「當然不懂」吧?換句話說,那些指責他人沒同理心的人,只不過是強迫對方抱持著與自己相同的想法,或是覺得別人應該要有這樣的心情罷了。他們只是希望擁有想法相同的夥伴,而之所以聲稱不懂連續殺人犯的心情,不過是為了表達不想與這些傢伙混為一談,說不定他們其實也能同理連續無差別殺人犯呢!

如果這篇文章的讀者中,有人曾被指責沒同理心,也請不要煩惱「我是個有缺陷的人嗎?」或者覺得「我果然很奇怪」。誰也不可能真的明白別人的心情,只能透過想像,覺得自己好像懂而已。人們只是想要得到想法相同的夥伴,任何人都會對於孤獨感到不安,差別只在於程度而已,所以我不會否定尋求夥伴的行為。雖然我不懂這樣的心情也不贊成,卻能夠接受。

如果你因為不懂別人的心情而自怨自艾,希望你能夠成為一個雖然不懂,但願意包容的人。世界上有許許多多的人,每個人都有各自完全不同的思考與想法。這些想法迥異的人儘管無法互相理解,卻願意彼此包容的話,這樣的世界真的很美好。

換句話說,我們不應該評斷正確或錯誤,而是應該承認彼此的差異,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同理心。

*註:首位在日本媒體中介紹「讀心術」的讀心師。活躍於媒體、企業顧問、產品開發、學術等領域。

本文摘錄自我最喜歡上班了:風靡日本的社畜廢文高級酸!抱歉了尊嚴,但我真的需要那個酷錢錢

  • Text by FUMIKO FUMIO
  • Book by 今周刊

給擁有這些煩惱的你──累得像狗,卻沒勇氣辭職,汪汪;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看看存摺,下個月再說吧;我是誰?我在哪?什麼時候發薪水?;上班被罵五分鐘,睡前痛哭兩小時;早點睡,明天才有精神當社畜;別吵我,發薪日再叫我起床。人生的「沒用爛事」到處都是,讓我們「用力抱怨」變成故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