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八十的文藝女性讀本《花椿》(hanatsubaki)奇蹟復生

左圖為《花樁》創刊號,右圖為停刊前最後一次紙本封面。

「網羅刊載了美容、服飾、流行、愛好、文藝及其他能夠嘉惠近代女性之知識,其誕生作為獻給諸位的美麗贈禮。」資生堂(1937.11)。

《花椿》(Hanatsubaki源自資生堂社內的會員組織「花椿會」,同期間正是日本倡導新文化生活的歐化時代,以山茶花為標誌的花樁會,成立不到一年便超越百萬人次,是當代的日本女性最具影響力的自媒體。發跡自日本流行文化的中心點銀座,前身是《資生堂畫報》,接續逾50期的編輯力道,在193711月正式創刊發行,相較前者,內容更加紮實、全面,不僅是單純的商品情報,同時向各界文化人邀稿,開闊當代女性視野,注入文藝與東西並蓄生活方式,免費贈閱。

30年代的日本,資生堂不僅引領時尚、服裝、美妝跟髮型流行,更與流行之都巴黎連動,成為設計美學、藝術與文化的中央廚房,不斷餵養當代女性,甚至男性,多虧編輯內容的紮實,我們才能從《資生堂畫報》、《花椿》還原當時都會女性的時髦樣貌。

這全都要歸功於資生堂首任董事長福原信三(二代經營者),自歐洲海歸的藝術背景,為提升品牌格調的主要推手,既是攝影師又是藝術家,從標誌設計到刊物封面都一手包辦,建立廣告創意與公關部門,將資生堂企業正式品牌化。

鋪陳這麼多,是因為《花椿》對我是指標性的存在,從概念到編排、選題都愛不釋手。只是這本月發行量十萬冊的刊物,在2015年底正式停刊,轉型網路平台。保留如藝術畫作的配圖,加入動態圖像與影音,可惜數位型態的內容沒有抓準瀏覽介面的閱讀規格,不如紙本來得精彩,怎麼看都少一味,差不多點個兩則文章就放棄了。

帶著仙氣歸來的新裝刊 0 號封面由Petra Collins掌鏡。

消失整整一年,就在去年底發行復活意味濃厚的新裝刊 0 號,特地將才女攝影師 Petra Collins 飛到東京街頭,拍攝一系列名為TOUCH的概念大片,仙氣四溢。原以為新裝刊只是實驗性質,沒想到今年四月底再度與奧山由之合作PINK POP,發行《花椿》夏季號,預計一季一刊,向小花粉(我本人)宣告正式回歸。早在2014年,當時的總編輯平山景子女士曾在受訪時提到:

但對時尚而言,網絡不見得是最好的呈現載體,況且數字化的資訊稍縱即逝,看過的內容也未必會記得。但擁有相關紙本的受眾,肯定是對你所做內容深感興趣的人。

憂喜參半,為質良的紙本刊物得以生存而開心,另外感嘆編輯團隊似乎不適應數位轉型,將內容技巧性的移植到網路,沒有讓更多數位讀者認識《花椿》,進而認同品牌,太快走回頭路,回歸印刷形式。做擅長的事理當是得心應手,做不擅長的事是自我開發的過程,紙本跟數位的內容轉換與品牌溝通方式,確實是編輯學門再上去的進階課程。

由奧山由之掌鏡的夏季號「PIINK POP」封面大片。

資生堂走得有多前面,講三天三夜也講不完,可惜近代美妝市場如戰場,鮮少有品牌願意砸重本作數字面以外的事。從《資生堂的文化裝置引發時尚革命的美學教主》一書,可以感受到資生堂在東方流行文化的推進力道,有興趣不妨買一本來看。關於花椿沿革,可以點閱「告別紙本雜誌回顧資生堂《花椿》雜誌 80 年的美麗人生」一文,有完整的介紹。

(source:hanatsubaki by SHISEIDO GROUP 、KKNEWS蔚藍文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