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玫瑰輪廓包覆年輪的深邃,AESOP 的 Rōzu 馥香水脫俗依舊

睽違三年,Aesop 推出第四款香水「 馥香水」(Rōzu),再度攜手黃金組合,同樣由法國知名香水設計師巴納貝‧菲永(Barnabé Fillion)和 塞利娜‧巴雷爾(Céline Barel),延續前幾款的日式庭園概念,推出一款以玫瑰調為主的木質花香調香水。

早在 Hwyl 熾香水上市的2017年,同年發表二重奏系列(In Two Minds)在香港有幸跟品牌共同創辦人 Suzanne Santos 見面,她聽聞我是Aesop香水的狂熱者,當時就私下透露第四款香水正在研發,礙於商業機密所以未能做進一步報導,時至今日終於等到 Rōzu 馥香水到來,我寫這篇開香文的心情可是滿心期待。

全新的馥香水靈感來自於現代主義設計師夏洛特‧貝里安(Charlotte Perriand),取名為 Rōzu 猶如轉化自日式發音的「Rose」,可以感受曾經在日本生活的她,多麽為日式文化傾心,並遵循以她為命名的瓦巴拉庭園玫瑰,將玫瑰香氣收斂在古木裡,賦香層次隨著年輪一層一層暈染開來,綠葉清香跟沃土點綴,底蘊有一絲淡淡的煙燻質感,禪意依舊。

以玫瑰的輪廓包覆繁複、沈穩的香氣,前味是苦橙、佛手柑跟紫蘇,中斷是茉莉、煙燻創癒木跟少許的依蘭依蘭,後味是檀香、岩蘭草、廣藿香、沒藥、麝香,將玫瑰花朵從抽芽、綻放到凋零的轉折表現出來,最後落入土中淒美地腐朽,把玫瑰香水做得絲毫不俗氣,是很罕見木質玫瑰調。

以aesop香水迷的角度來比喻,馥香水(Rōzu)是玫瑰版的悟香水(Tacit),將原本平靜、柔合且富禪意的氛圍,從室內拉到室外,悟香水是在日式老房後院,拉開木門坐在榻榻米冥想,熾香水(Hwyl)則是在庭園石階步行,嗅到屋內飄出焚香,馥香水的感官體驗是再走幾步,遇到一叢盛開的玫瑰,周圍有白色碎石跟幾棵老松,突然揚起山嵐,意象如詩如畫。

(延伸閱讀:馬拉喀什 Marrakech、悟 Tacit 跟熾 Hwyl 這三款 Aesop 香水生性傲嬌,不如用鼻尖來會會它

後記:有別以往,馥香水使用珍貴香料定價比前面幾款香水稍高,50ml的容量售價是NT$5,300,台灣將在2020年4月20日於全通路販售,絕對值得期待。


嗨!這是廣告沒錯,我的新書《最後下班的人,先離職》已經上市,誠品與各大書店皆有販售,懶得跑一趟的話,就讓博客來Books.com幫幫你:購買連結。第二本書預計將在2020年五月跟各位讀者見面,請務必耐心期待。



《PSYCHO doc. 精神科觀察日記》
Instagram:https://goo.gl/UtrmBS
Youtube:https://pse.is/APHKC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another.wt
Website:http://williamtseng.com

One though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