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單】「你工作的時候不像女人」,用讚美包裝貶義的職場厭女症

在做《小日子》雜誌之前,我任職於一家知名的大公司。該公司雖根植於台灣,卻是名列世界前幾大的龐大企業體。老闆有巨星般的鎂光燈吸引力,白手起家,一手創建科技製造業帝國,螢幕魅力及話題性十足。在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時勢推了英雄一把,英雄創造神話,媒體叫他「成吉思汗」、「秦始皇」,他就是台灣成功男人的經典形象。

老闆不喜歡女性員工穿高跟鞋踩在地板上「蹬!蹬!蹬!」的聲音,一聲令下,明確的規定凡女性員工都不准穿跟鞋來上班。沒有其他原因,就因為他不喜歡那個鞋跟敲地的聲音。我沒有特別愛穿高跟鞋,這規定對我來說不礙事,但仍覺得哪裡怪怪的,無法具體說出不對勁,看似合理卻又讓人心裡有點不舒服。

這個「哪裡怪怪的」,還出現在公司的許多地方,譬如說女性主管的比例特少;女性主管擔任的都不是公司最重要的營運要職,而多半是人資、公關、秘書等等工作。雖說以比例上來講,女性特質發揮在上述這些類型的工作本來就比較多,但在這間公司,特別集中、特別顯著。每週或是每月的總裁會議,每個事業群的副總裁會帶一名隨行的幹部來開會,這位隨行幹部就是該事業群的接班梯隊,也是重點培植人才。

不意外,向來都是男性,從來沒有看過隨行幹部是女性—至少我在職的那幾年從來沒有。每個副總裁都有一至二位機要秘書,也不意外,都是女性,Emily、Julie、Judy⋯⋯,公司很大,秘書們幾乎足以組成一本女性英文名字大全了。

生存在這個雄性色彩濃厚的小社會,雌性動物有其優勢及其不便,而其中的雌性角色,又可細分為多種。大老闆的大秘書,跟隨大老闆一路征戰多年,自是秘書中的首領,也是眾事業群主管列為重點交好的對象。就像宮鬥連續劇裡面演的,主角在左右猶豫或是準備要大動肝火的時候,能夠推波助瀾或力挽狂瀾的,往往是旁邊的首席丫鬟或是公公。大秘書大概就是這種角色,對上忠誠不二,對下沒有好臉色。

當然也有通俗類型的角色,靠著出色的外貌便宜行事,但因為在這間公司裡,女性本來就擔任不到要職,這樣的類型倒不會太引人注意,大概只是為自己開闢了一些比較順遂的小路。而我呢?我覺得我像時空穿越劇的主角,掉進一個洞裡,一方面為著老闆白手起家及至今都焚膏繼晷的工作精神敬佩,一方面對於這個小社會的兩性氛圍感到吃驚。

無法根除的現代厭女症

這個小社會就是現代厭女症具體而微的縮影。在男人帶領男人打天下、樹立種種汗馬功勞的同時,將女性他者化與邊緣化,強化男性為主體的優先及高一階的存在價值。這也是為什麼後來該公司領導人出來參與政治活動,會說出「後宮不該干政」這種像古裝劇裡的封建對白,引起社會的一片譁然。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驚訝。

這不是男女不平等,而是一種非常明顯的「厭女」情結。

厭女跟兩性平權常常被搞混,這兩者的確無法脫勾,但不全然是同一回事。男人的厭女,不只是單純討厭女性、嫌惡女性,更常見的情況是,男人根本沒有察覺到自己的厭女意識形態,卻因為長年處在厭女氣氛的社會中或種種原因,必須藉由女性的襯托,方能完成身為一個男性的自我感覺完整性及優越感。

這跟兩性平權不是畫上等號的事情,但卻是兩性不能完全平等的原因之一。這樣的男人不見得會對女人惡劣,令人驚訝的是,厭女的男人常常是很受女性歡迎的類型,或自認為瞭解女性因而非常風流,「我懂啦,你們女人就是如何如何。」這類男人把這種話掛在嘴邊,然後表現出對女性次等的體貼。上段所說的長年厭女氣氛的影響、教育過程中的性別認同形塑、男人的自我認同等等都是原因。

我是誰、我是個怎樣的男人、我想成為怎樣的男人—台灣的教育沒教、父母也不會談,畢竟上一代男人活得更樣板,遑論怎麼啟發子女。在台灣社會裡,這不是個受矚目的題目,我們普遍給男性的關心非常少,但期待非常高。於是乎,報章雜誌上出現的成功男性幾乎都是同一類型,對於「男性的成功」的定義狹窄到不行。

不瞭解自我的男子們依靠著社會的刻板印象長大,跟厭女情結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厭女情結無處不在

我跟先生有一對交情不錯的夫妻檔朋友,其中先生很大男人,但太太脾氣很倔,兩人時不時就吵起來,這樣的劇碼身邊朋友都屢見不鮮。有一次,我們約在對方家四人聚餐,我早到了,對方只有先生在家,太太還沒回來,我坐下來,自己開了一瓶啤酒,怕氣氛尷尬,所以天南地北找話題跟先生聊。

後來對方太太跟我先生陸續到了,晚餐開始,一切都很順利,氣氛熱絡,酒酣耳熱之際,那位先生突然講了一句:「我不太喜歡講話跟喝酒都很強勢的女人,像你剛剛那樣。」他指著我說,「為什麼你一進來就要跟我問這個問那個,還要聊你公司的事呢?什麼話題都是你在聊。」

兩個人共處一室,不聊天多尷尬,我只是怕氣氛凍結才一直找話講。但仔細想想,我平常就是個很活在自己世界的人,不管面對的是男性還是女性,我還是會聊我想聊的,喝我想喝的,不會因為對方是男性而比較謹慎拘謹。聽他講完,我覺得被冒犯,臉色一沉說:「不然我們要怎樣,我走進來然後我們兩個都一直不講話嗎?我講話哪句得罪你了嗎?」

我先生看氣氛不對,跳出來圓場說唉呀這小事啦,冠吟個性就是這樣子啊,大家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了。於是乎這段看似普通的事就過了。

確實如我先生所說,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但是只要仔細去看,厭女情結在生活裡無所不在。我跟這位先生相識多年,他的個性我不會不清楚,我知道他喜愛我這個朋友,我也不會因此論斷他是個差勁的人,但他對於兩性平等的看法,確實還有很大一段路要走。

有一種很模糊的厭女說法,常常以稱讚的形式出現,像是我常常被讚美:「哎呀聽說女老闆為人都比較歇斯底里,但你不會耶。」或是:「你工作的時候不像女人」、「你面對感情的態度還真像個男人,說斷就斷。」這種疑似是讚美,但其實區分了「我本人」及「女性特質」,女性特質被全數負面表列。 女人,是怎麼了嗎?每個女人都礙到你嗎?

男性的自我覺察

上面提到我的朋友、那位男士雖然喜歡我之於「這個朋友」的身分,但他不喜歡比他強勢的女性。雖然不是故意,但我的強勢是自然而然顯於外的,大部分時間我沒有冒犯到他,所以相安無事。單獨共處一室的我,卻令他覺得像一隻刺蝟一樣坐立難安。不喜歡強勢的女人,隱含意是喜歡比較弱勢的女人,能夠被他保護的女人。

喜歡溫順女性及保護女性的大男人,在社會上還是受到某些女性及大多數的男性歡迎。厭女這件事在生活中無處不在,該如何根除,我沒有答案也沒有結論。面對這樣的情況,我不會舉著抗議的大旗到處與男人為敵,這個方法沒有用,至少面對這樣根深蒂固的情況,一時半刻只會讓自己受傷。

在前公司的我,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用我原本的人格特質及風格,獲得相當的矚目度及表現成就,然後就離開了,我沒有因為那個雄性社會改變自己。對於厭女這樣的男性,必須讓他自然而然地與各種不同類型女性相處,完全地自我察覺、自我認同,及對自我厭惡、女性厭惡全面瞭解,才會有改變的開始。

如果天底下的媽媽,都可以讓想當吳季剛的兒子盡情做自己,而不是都想教導成郭台銘,未來的厭女情結,就會漸漸少了吧。


《小日子》社長劉冠吟作品女子力不是溫柔,是戰鬥 再簡單的小日子,也需要挺身前進!


穿梭於人妻、人母、媳婦等角色間,女人究竟多麼心累?
是社會給了女人框架,或是女人心裡也有打不開的結?
女人們的美麗與氣場,其實都是來自千錘百鍊的戰鬥!
《小日子》社長首度書寫女性心聲,五月重磅登場


《PSYCHO doc. 精神科觀察日記》
Instagram:https://goo.gl/UtrmBS
Youtube:https://pse.is/APHKC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another.wt
Website:http://williamtseng.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