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場無真情,交朋友得在光天化日之下

北漂歲月裡最徹底迷失的一次,是連續好幾年讓自己泡在酒精裡,把夜生活當成精神寄託,票口跟領檯是我的神父,必須每個禮拜上夜店告解,讓精神得到救贖的錯覺。

以前還年輕啊,賺了一點錢可以揮霍,以為不去夜店就沒有社交生活,能在裡頭撈到一點虛名跟好處就沾沾自喜,喝到醉、醉到掛是成年後自主性的表現,有好長一段時間我都是這麼過活。

到了某個年紀,發現這些人際關係跟夜生活的種種會見光死,如吸血鬼一般,照到太陽就變成一陣烏煙散去,不留痕跡。尤其是異鄉人初來乍到,一個人在陌生環境裡的社交焦慮,格外明顯,沉迷夜生活的熱鬧喧囂,以為眼前的世界就是世界,昏暗空間裡的五彩燈光,往往是華麗的幻覺。

通常「我以為我們很好」的這類人,多半是在夜裡遇見,多喝幾杯,心事埋再深都會翻出來坦誠相對,煽情地說「相見恨晚」,很奇妙的是大白天碰到,一聲招呼總有說不出的生澀。要是哪天遇上麻煩,滑遍手機裡的聯絡人、對話框,手指對準的撥號鍵始終按不下去,往來好久,換來一段連自己都不確定的關係。很不想稱為酒肉朋友,但我們真真切切地就是在玩樂場合認識。

我向來習慣將朋友二分法,是朋友、不是朋友的簡單腦袋,也如啤酒泡般破滅。經歷一長串的拉扯與崩潰,慢慢理出頭緒,並且學習將朋友分類,在不同時段各取所需。果真,一腳踏進社會要先學著現實,你若不有樣學樣,用眼色作為防備,就等著被狠宰。

決定考研究所的那個暑假,一次要繳幾萬塊的報名費,當時家裡經濟狀況不好,對一個升大四的窮學生來說,畢業製作的參展費、學費、生活費、房租、補習費,變成巨大的黑洞。錢的問題太敏感,沒辦法對太多人開口,我在網誌寫下沮喪心情。

某晚,過幾天就要繳補習費的焦慮,讓我徹夜未眠,朋友 T 在 M S N上主動關心,好不容易抓到浮木,一股腦兒地把重壓心頭的煩惱全倒出來,圖個安慰也好。

過兩天, T 突然傳來一長串的訊息:「知道你不喜歡接受好意,但我有存一點錢,原本打算明年出國唸書,如果有需要可以先借你應急。之後有能力再還,不要覺得有壓力,我相信你一定會成為很棒的人,如果能幫上忙我會很開心。答應我,你要加油。」

多年過去,想起那封訊息仍會掉淚,好幾次拉我走出人生低谷,陪著我撐過去的全是平時疏於聯繫的人,想都沒想過的普通朋友。

同甘,但不願共苦的大有人在,杯觥交錯的狀態讓人失去判斷;界定朋友種類時,保持清醒有好無壞。

某天,認識一個剛上台北工作的新朋友,他問我:「大城市的人很現實嗎?是不是都不願真心相對。」每每遇到同樣離鄉背井的小孩,我總忍不住叮囑,趁著對方還是一張白紙,趕緊用過往經驗提醒。進入社會之後應酬難免,遇到能夠信賴的好人少之又少,歡場裡的人是為了你一張臉、你的名字而來,有所企圖的交際不叫真感情。

夜晚的社交圈其實不是絕對可怕,但要先做好行前功課,知道建立在追求快樂的人際關係,一碰就碎,稍起一點波濤就能嚇跑對方。震耳欲聾的花花世界裡沒有深刻交流,求個熱鬧而已,有我沒我其實沒差,不如三五好友約在聽得見對方說話的地方,就算沒有酒精催化,氣氛也可以很嗨。

從轉換場域訓練人際敏感度,曉得哪一段關係是輕是重,誰是蜻蜓點水,而誰打算落地生根。

後來我留著這份溫情,本就不該讓金錢往來破壞這段友誼,所以婉拒了T 的好意,一直惦記著到現在。要知道有些人沒辦法總是陪著嬉戲玩樂,但他卻總是在陽光燦爛的時日裡,安安靜靜等著,別無所求,但求你好。


絕交,代表重新開始的決心。
十年人際關係悔過書,有割捨、和解與彌補,
55篇重塑自我的處世準則,
從此擺脫損友磁鐵,建立不再糾結的關係守恆定律。
成人的世界裡,得要帶點刺勇敢前進。

嗨!威廉的第二部作品《絕交不可惜,把良善留給對的人》2020年五月正式發行,在誠品與各大書店皆有販售,懶得跑一趟的話,就讓博客來Books.com幫幫你。


《PSYCHO doc. 精神科觀察日記》
Instagram:https://goo.gl/UtrmBS
Youtube:https://pse.is/APHKC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another.wt
Website:http://williamtseng.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