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那天,我才發現每個女人的勇敢都是媽媽給的

「我又來消費你了,有個案子想找你。」
「好啊!這次要幹嘛?」
「我想拍一對關係很特別,相處起來像朋友的母女,第一個想到你跟秀梅。」
「什麼?你要拍秀梅?秀梅很皺耶,你確定客戶願意嗎。」
「哈哈哈哈哈,哪會啊!秀梅聽到會開心嗎?」
「唉唷,沒差啦!秀梅自己也知道。」

Sarah是我的老友,同時也是一名瑜伽老師,算起來跟秀梅是臉友。某次瑜伽課結束,她突然跟我說:「有一天我媽給我看一則臉書動態說講得很好,結果我發現那個人是你,他在看你的臉書。」被家長關注的體驗很新奇,幸虧她拍手叫好的是一則爆罵路人,走在騎樓撐傘插到別人眼睛的動態,當時心裡認定這位媽媽一定很不正常,果真。

img_9400.jpg

要不是這次拍攝,我沒機會參與Sarah的家務事,特意聊到秀梅,只能透過照片感受母女三人互動,隔空問候。頭一個問題我就問:「你們母女吵過最激烈的架是什麼?」Sarah笑著說:「我們其實不吵架,都用冷暴力對待。」

一次重病,秀梅自己住進醫院,拒絕所有人探視,包括女兒。趕往醫院的Sarah被拒於門外,只是得到一句:「我現在人不舒服,需要好好休息。」「我非常不能諒解,一個人站在樓下大哭,這件事我氣好久。」

現在我總算信了女兒多半像媽媽。

從這段記憶讀出秀梅的倔強與堅硬,我忍不住回:「秀梅根本是你啊!你也會這樣。」Sarah不諱言的說:「對!我承認就是我媽,正因此很常從對方反應來檢視自己,是否失當,我是不是又變秀梅了。」

而每個做女兒的,總有意無意留著媽媽給的性格和脾氣,交給歲月修整,期待成為更好、更圓滑的女人。媽媽是Sarah最好的朋友,從小就告訴她:「人生沒有非得要追求成就,但女兒,我要你快樂。」

與其說用母女角色談「蘊活新關係」,倒覺得他們更像知己,並非閨蜜形式的黏膩感,兩人互動像杯手沖的曼特寧咖啡,香氣濃郁,口感微酸帶苦,可是後味回甘。

請往下拉,找到「2」按下頁,從母女二人變成母女三人的故事。

廣告

2 though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