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相處要帶點稜角,但不刻意傷人

每個人的心都是一座島,並非沒人住著就不算生活。

小時候,我是個依賴心很重的孩子,害怕成為單數,總努力往多數靠攏,開啟一條又一條的通道,讓人群從四面八方湧進。以為人生熱鬧一點就是精彩,該是舒心的生活場域,卻變成尖峰時刻的捷運車廂擁擠不堪。好幾次快要喘不過氣時,突然被關了燈,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空間裡,依然有嘈雜的人聲,讓我陷入極度壓迫卻逃不掉的恐慌。

落單,是我的成年禮,有幾段時期很不好過,好像全世界的壞事全讓我遇上了。大半夜的,無以名狀的憂傷襲來,拿起電話卻不知道該撥給誰,深怕把麻煩帶給別人。手機畫面停格在緊急聯絡人那頁,蜷曲在床角,沒有勇氣按下通話鍵;通訊軟體開了又關,我以為自己擁有很多,事實上連一個能放心說話的對象都沒有。

活著,卻被龐大的關係鏈支配著是現代人的宿命,越相處越寂寞。即便有人陪伴,仍感到孤獨又不自由。成長過程裡,努力想證明一個人也可以,卻三番兩次被困在曖昧不明的關係中,否定自己的存在。好像少了誰,我就不是我。人啊!沒有能耐抓住那麼多關係,以為很重要的事,其實沒那麼難拋棄。

關係的秤,永遠沒有水平的時候。現代人的情感交流太容易也太輕率,往往在脆弱不堪的人際裡支離破碎,必須用失去來交換得到,寧可委屈求全,將就著他人期待的角色,再怎麼檢討、改變都不是為了自己。錯綜複雜的人際織成了網,網不住最想要的關係,反而緊緊勒住脖子,認識太多人的反撲就是窒息。

繞著別人轉的生活如此疲憊不堪,我努力拉回所有關係的主導權,能自由來去的姿態才叫「自在」。寫這本書是一段痛苦萬分的解離過程,像壓著自己的頭跟不快樂的過去一一認錯,原來我的皮、我的骨能夠堅強,是因為不甘心而不是成長,即使獨立也都不是自願的。

將無謂的假裝剝除,找到自己真實的需要,往後人生不該再為誰而傷。重整人際關係、縮小私領域是最好的方法,扣掉工作與休息,所剩無幾的時間應該留給哪些人。

面對同儕:時間不多,不給真心的人留不住。

面對感情:時間不多,禁不起被錯的人耽誤。

面對家庭:時間不多,那麼叛逆要給誰看。

面對自己:時間不多,自我一點並沒有錯。

面對網路:時間不多,別在虛實之間搖擺。

五十五篇的悔過書,寫滿割捨、和解與彌補,不希望我們只是同病相憐,而是能在情感的泥沼中相互拉拔,有故事也有應對方法,由內而外的關係修復,重塑一個更完整的自己。人際的守恆定律,是當一個人不再依賴著任何關係,於湍急的世事中昂然挺立,不因誰而脆弱,唯有做到這般成熟才不致於飄搖。你的世界,你才是軸心。

絕交代表重新開始的決心,所謂的過來人,是能夠真正明白誰可惜、誰不可惜。君子擇善而交,關係是出口,不該是牢籠。聚散終有時,沒有一段關係跟得了一輩子,但求無愧於心,良善應該留給更值得的人。將難解的關係重重放下、輕輕拉起,練習完美收尾,是這本書想傳遞的處事技巧,劃下逗點、騰出距離,更是面對人際問題時最理想的處理方式。

你不用特地為我,我也不存心誤你,是我三十六歲的待人態度。人與人之間寧可帶著一點稜角,不刻意傷人但要劃出界線,在生活裡各自安好、明白珍重,遠遠欣賞好過相互糾纏。你好,我也要好。

慶幸我在這年紀,逐漸懂得不離不棄的可貴,多虧一路有家人、朋友、讀者,以及在看不見的地方看顧著的祢,包容我的孩子氣並時時提點,付出耐心等我長大。此刻,若有拉別人一把的智慧與勇氣,都是你們給的。更想感謝曾經甩開手的人,若是沒有這些哭哭啼啼的過往,我不會曉得自己其實可以飛。

最終留在島上的,肯定都是鐵了心想長住的人。


絕交,代表重新開始的決心。
十年人際關係悔過書,有割捨、和解與彌補,
55篇重塑自我的處世準則,
從此擺脫損友磁鐵,建立不再糾結的關係守恆定律。
成人的世界裡,得要帶點刺勇敢前進。

嗨!威廉的第二部作品《絕交不可惜,把良善留給對的人》2020年五月正式發行,在誠品與各大書店皆有販售,懶得跑一趟的話,就讓博客來Books.com幫幫你。


《PSYCHO doc. 精神科觀察日記》
Instagram:https://goo.gl/UtrmBS
Youtube:https://pse.is/APHKC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another.wt
Website:http://williamtseng.com

2 thoughts

  1. 您好!
    我是从小生活在国外的华人,由于特殊的成长经历身边朋友并不多,所以很珍惜每一个可以相遇的朋友,尤其是华人。
    可不知道是不是我过于和善,很多时候都会觉得自己的和善往往都换来对方的自私。。。
    今天原本跟华人同事约吃饭,结果对方很不守信用地比原本约好的时间提早两小时带着自己朋友先去餐厅点了菜,完全忽略我们的约定时间在两小时后,然后打电话给我说他们先吃了,问我还有多久能到。我当下就很傻眼,我昨天告诉过他我到约定时间前都在医院看病,她也明确表明会等我结束一起去餐厅。

    因为同是华人,不论生活中还是工作上我都会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给予对方帮助。可今天的事情如晴天霹雳,让我觉得自己长久以来是不是把良善错付了。
    后来我没有去那家餐厅找他们,可又无法对同事说出自己的愤怒。就这样很沮丧,偶然间在fb上发现了您的文章。

    我打算让台湾朋友买这本书寄来给我。

    然后可否将您的这篇文章注明作者转发在我的社交网页上呢?

    静待您的回音。谢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